首页 > 新闻动态 > 最新资讯

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王汝芳:加强金融科技伦理性规范以避免脱实向虚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3-25   浏览次数:265


 

   3月23日-24日,“2022中关村论坛系列活动—第九届中关村金融科技论坛年会”成功举办。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战略专家、九三学社中央研究室主任王汝芳以《数字经济时代的金融科技发展》为主题作精彩发言。

  王汝芳表示,我国正在加速进入数字经济时代,需要以数字经济的逻辑体系、思维模式,综合考虑其发展趋势与金融需求才能更好推进金融科技发展。

  他指出,数字经济时代,逻辑和思维有三个特征:一是万物皆数。数字化时代,万物互联,数据无处不在,数据成为关键生产要素。二是一切皆算法。经济体系是一个数据处理系统,现代企业运行机制就是一套高级算法。三是数字思维为本。

  在王汝芳看来,数字化是一种认知革命,数字思维是一种世界观,将带来企业思维模式上的巨大颠覆与产业实践上的系统变革。当前,数字经济的发展体现五个趋势:从大数据到数智化,从野蛮生长到规范发展,从模式创新到技术模式融合创新,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数字赋能到赋能赋权双轮驱动。

  同时,他对数字经济时代金融科技的发展提出以下建议:一、构建生态圈金融提高产业生态服务能力;二、建立扁平化快速响应机制以提升风险管理能力;三、完善跨系统集中治理模式保障融合创新发展;四、加强金融科技伦理性规范以避免脱实向虚。

  以下为发言实录:

  非常高兴参加2022第九届中关村金融科技论坛年会,我给大家带来的题目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金融科技发展》。

  我国正在快速进入数字经济时代,给大家分享一下我关于数字经济视角下金融科技发展的一些思考。

  从三方面进行介绍。一是数字经济的逻辑体系和思维模式;二是数字经济的发展趋势与金融需求;三是金融科技融合创新的发展建议。

  先看数字经济时代的逻辑体系和思维模式,有三个特征。第一个特征是,万物皆数。在数字化时代,万物互联,万物都变成了数据,数据无处不在,时刻在流动和碰撞,蕴藏着决策方向和财富密码。农业经济时代,生产要素包括土地、劳力、资本。工业经济时代企业家成为生产要素。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关键的生产要素,既赋能已有的产业,也就是我们讲的数字产业化,其本身也成为重要的产业,也就是数字产业化。

  第二个特征是一切皆算法。算法是用系统的方法处理数据、解决问题的策略机制。数字经济时代,任何现象和实体价值都在于对数据处理的贡献,都可以归结为算法。经济体系是一个数据处理系统,其机制就是收集关于欲望和能力的数据,再转化为决策。现代企业就是一套高级算法。

  第三个特征是数字思维为本,恩格斯曾经讲过,只有当我们用数字描述一个世界时,才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数字化是一种认知革命,是人类思维方式与行为模式的革命。数字思维是一种价值观、一种世界观,数字思维将重构社会价值体系,价值取向,将从组织、管理、运营、人才服务等各方面带来企业思维模式上的巨大颠覆和产业实践上的系统性变革。

  第二个大的方面是,数字经济发展趋势和金融需求。这是我们从需求角度看金融科技发展。有五个趋势。趋势一,从大数据到数智化。《“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里面指出,数据的爆发增长、海量集聚蕴含大量价值,为智能化发展带来新的机遇。数字化将带来数智化,通过智能+实现资源最佳配置,未来技术驱动的创新将是数智化和其他技术发展前沿的一个组合。

  趋势二,从野蛮生长到规范发展。无论是从《“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里面所强调的要坚持促进发展和监管并重,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还是这一两年来我国所采取的一系列反垄断和无序扩张的措施,比如说打击平台的二选一,打击捆绑销售,禁止无序扩张,还是到近两年加速出台的各种数据保护的法律、法规,比如说《网络安全法》、《密码法》、《数据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还是到我们更加要求企业以国家战略为重,规范教培、规范金融科技的发展,为资本设置红绿灯等等,我们都可以看出,在数字经济时代,规范发展成为一项必然的选择。

  趋势三,从模式创新到技术模式融合创新。一方面,《“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里面也特别强调,要突出科技自立自强的战略支撑作用;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无论是现在我们的实体经济出现的一些困境,还是说从整个环境来看,单纯的模式创新很难再有好的发展机会。这一结论从三个方面也可以看出。一是流量红利消失,我们知道过去20年我国网民数量从0到10亿,我们私募创投从很小发展到14万亿,所以在当时,赚钱相对比较容易,模式创新也就成为创业主流,它们的特点是易复制,容易快速规模化,而且门槛比较低,我们大家现在所能看到的,像美团、拼多多等等这些基本上是以模式创新为主。第二个,资本的无序扩张被遏制,包括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监管,防止资本的野蛮生长等等。第三个是国家对科技创新的空前重视。国家一直强调,国力的竞争主要是科技的竞争,而且我们从这几年所推行的双循环来讲,可以看到双循环的关键是科技双循环,而且也从科创板、北交所设立等为科技创新提供了更好的支撑。可以看出,我们对于科技创新的重视已经提到空前高度,这意味着从模式创新到模式和技术融合创新将成为一个新的趋势。

  趋势四,从消费互联网到工业互联网。无论是从国务院的《“十四五”数字经济发展规划》,还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我们都可以看到对于工业互联网的重视,另外,从市场上来看,过去十年主要是消费互联网机会比较大,以2C为主,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人,市场面向的是10亿网民,它改变的是人们的生活方式,比如我们现在耳熟能详的腾讯、阿里、美团、今日头条等等都是。在万物互联时代,工业互联网迎来重大商机,服务企业等各类组织,也就是我们说的2B,面向的是市场主体和政府、学校、医院等等各类组织,改变的是社会的生产经营和管理方式,当然,在这一过程中数字化和助力转型等2B业务前景广阔。

  趋势五,从数字赋能到赋能与赋权双轮驱动。赋能和赋权有一些区别,赋能讲究作为工具利用以提升产品和服务效能,赋权更多强调作为生产要素投入与改变社会生产和分配机制,赋能强调在原有体系中提升能力,赋权更强调整个数字思维顶层系统。从赋能和赋权双轮驱动来讲,也就是说从战术落地和战略推动,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双向结合,顶层设计按照数字思维战略来进行宏观整体架构,形成一整套系统的方法论和标准体系,在战术落地上按照左右协同、上下联动、系统优化要求动态推进数字化战略的落地。这是第二个大的方面。

  第三个大方面。从整个数字经济的逻辑体系、思维模式和数字经济发展趋势来看,金融科技的发展要从四各方面加以改进和发展。提四个建议。

  建议一,构建生态圈金融以提高产业生态服务能力。刚才宋院长讲到供应链金融目前存在一些现实中难以解决的问题,我认为供应链金融发展的极致,供应链如果顺应多维网格化发展到了高级形态,就变成一个生态圈金融。我们知道从整个产业发展来讲,产业发展需要有一个良好的产业生态,金融科技要顺应产业生态发展需要,立足和综合考虑不同产业生态特点,为生态圈中各节点企业提供普惠金融和精准服务,力求把单个企业面临的风险控制到最低,并提升资源配置效率,有效推进产业发展。

  生态圈金融打造生态圈渗透、多维网格协同、产业流程联动的金融服务体系,既为促进产业发展和生态健康提供有力保障,另外也为金融机构自身健康发展提供有效支撑。

  建议二,建立扁平化快速响应机制以提升风险管理能力。在数字经济下,风险除了既有传统经济下风险所具备的突发性、不确定性的特征之外,还具有传导快、波及面广,容易形成共振和集体非理性特征,所以对于处理能力、处理水平和效率来讲要求非常高,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做出恰当的反应。企业的模式可以是多层级的,我们知道现在也有一些扁平化结构的企业重新开始探索多层级管理方式,但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风险管控的机制必须是扁平的,它不仅要能够快速响应,还要有完善的风险蔓延阻断机制,所以要建立扁平化快速响应机制提升风险管理能力。

  建议三,完善跨系统集中治理模式保障融合创新发展。完善跨系统集中治理模式以保障融合创新发展,主要从三个方面着手。一是坚持系统性、全局性思维在更大的范围内、更广阔的生态中整合资源,积极探索与数字思维相适应的赋权机制。第二,建立数字治理共同体,加强国家层面的数据整合,健全信息反馈机制,完善共建、共治、共享机制,构筑高效安全的风险预测、预警和预防体系。第三,建立健全适应数字经济发展的风险处置机制,高效化解风险隐患,及时阻断风险蔓延态势,牢牢锁住安全底线。

  建议四,加强金融科技伦理性规范以避免脱实向虚。我们知道从算法来看,不同的战略目标对应着不同的目标函数,算法设计和战术手段大相径庭。金融科技如果一味地追求利益最大化,必然会导致向虚;如果以坚持以更好地配置资源为出发点,以为科技自立自强和人民共同富裕等国家战略服务为目标就肯定不会脱实,所以要加强金融科技伦理的规范。当然,从手段上来讲,从四个方面多管齐下,才能取得比较好的效果,这里面包括一是要完善相应的法律法规,二是要加强标准建设,三是要加强行业自律,四是要完善宏观指导。

  谢谢各位,就跟大家汇报这些。